杨修之死:是死于自己的小聪明,还是曹操不能容人

杨修之死:是死于自己的小聪明,还是曹操不能容人

杨修之死:是死于自己的小聪明,还是曹操不能容人

这个世界上,有真正的聪明人,也有自以为的聪明人。同样一件事,前者能办得挺漂亮,挺圆满;而后者自以为手到擒来,结果狐狸没逮着,还惹了一身骚,所谓“聪明反被聪明误”,就是这个意思了。《三国演义》中的杨修,智慧过人,颖悟超群,看似绝顶聪明,其实是个糊涂蛋。他的聪明,不过是孔雀尾巴美丽的羽毛,徒招杀身之祸的点缀罢了。

杨修听到曹操发布的行军口令:“鸡肋”,便回营房打背包,同僚问其缘故,他说,鸡肋者,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丞相肯定要撤兵了。别说是一个统治者,即使普通人,也并不愿意让人揭开内心隐秘,触到痛处。杨修的这种轻漫行为,落在刚吃了败仗,而且一直对他不满的曹操手里,当然是找死了!最后,就被曹操借口这次泄露军事机密,杀了。

当然,杨修被杀的原因,各类史书多有记载,还有很多说法。

《后汉书·杨震列传》中记有三条:一是曹操将由汉中撤军,但犹豫不决,而杨修由曹操的教令“鸡肋”一词,便猜知曹操心事,使曹操大为恼恨。二是杨修为曹植预作答记,皆中曹操之意,后知其情,更加忌恨。三是由于杨修是袁术的外甥,曹操“虑为后患”,于是借故把他杀了。曹操当年曾欲借袁术这个社会关系问题杀杨彪,而未得逞,怀恨在心,十几年后,仍以这个问题将其子杨修杀害。

《资治通鉴》却有另外的说法:当初,杨修和丁仪兄弟策划立曹植为魏太子,曹丕对此很担忧,把朝歌长吴质藏在旧竹箱中,用车接进府中,请他帮自己出谋划策。杨修将此事告诉了曹操。曹丕感到恐惧,便告诉了吴质。吴质说:“没有关系。”第二天,又用竹箱载绢进入曹丕的宅邸。杨修又报告了曹操。曹操派人进行检查,里面却没有人。曹操因此对杨修等人产生怀疑。后来,曹植因为骄纵而被曹操疏远,但曹植却不停地主动和杨修联系,杨修也不敢和他断绝往来。每当到曹植那里,杨修都揣度曹操的心事,预先为曹植草拟了十几条答辞,告诉曹植手下的人:“魏王的训诲来时,根据他的问话,作出相应的回答。”因此,魏操的训诲刚刚送来,曹植的答辞就已送去。曹操对这样迅速的回答觉得很奇怪,经过追问,真相才暴露出来,便公布了杨修多次泄漏魏王训诲,交结诸侯的罪状,把他抓起来杀了。

《三国志·陈思王植传》写到杨修之死,主要是说:杨修在做曹操秘书期间,正在与其兄争太子地位的曹植,与他交往甚深,杨修不知不觉地卷入了这场争斗的旋涡之中。他为曹植出了几个主意,效果很好,可后来被曹操发现,心中忌恨他,“乃收杀之”。这和《资治通鉴》写的是差不多意思。

除了上面几种说法外,另有几件小事也值得关注。

曹操曾经叫人建造花园,他看了后不给评语,只在花园的门上写一“活”字。众人皆不明其意,杨修看了,说:在门上写“活”,就是“阔”字,丞相是嫌门阔了。竟不问曹操,擅自命人把门改窄。曹操知道后,口虽称美,“心甚忌之”。

塞北送来一合酥,曹操在盒上写了“一合酥”三个字,杨修见了,便叫人把整盒酥吃了。曹操问他为何这样做,他答:“盒上写明‘一人一口酥’,丞相之命岂敢违反?”曹操虽嬉笑,而心恶之。

曹操老担心别人暗害他,于是,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我梦中好杀人;凡我睡着,你们切勿靠近。”一天他睡午觉,被子掉在地上,一位唯恐侍候不周的勤务员马上进房,把被子捡起来盖上。曹操从床上跳将起来,一剑把勤务员杀掉,又上床再睡。睡了半天后起床,惊问道:“谁杀了我的勤务员?”大家告诉他经过,曹操放声大哭,给死者开了隆重的追悼会,然后厚葬。大家都认定,曹操确有梦中杀人的病症,只有杨修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在送葬时,杨修对着死者的灵柩说:“丞相非在梦中,君乃在梦中耳!”杨修因此惹恼曹操,被曹操借故杀了头。

于是有人说,曹操杀杨修,是杨修聪明过头,好卖弄才华,并且喜欢自作主张。因此,杨修是死于“恃才放旷”。

还有一种说法,就是杨修的死,是曹操忌才害贤,容不得拂逆自己的人。

曹操虽然爱才,“唯才是举,吾得而用之”,但他容不得拂逆自己的人,也是无可争辩的事实。如崔琰太直,罚为徒隶,跟踪监督,“心似不平”,遂赐死;许攸、娄圭,虽是曹操的故旧,且都立有功劳,只因有轻视曹家的言论,便都被杀掉;孔融是名士,但好唱反调,也被杀掉;就是佐曹起家的首席谋士荀彧,因对其要当魏公提了点不同意见,便不肯饶过,逼其自杀。《曹瞒传》中说他“持法峻刻,诸将有计划胜出己者,随以法诛之。”这话说得虽有些过分,但考诸历史,又不得不信。杨修好卖弄小聪明,揭曹操之短,曹操当然不会放过他。曹操的手,不可谓不黑。

这种说法如果能够成立的话,那么,杨修之死的责任完全在曹操一边。

看来,杨修的死因,也很难有统一意见。但说他是专制者刀下的牺牲品,肯定不会错。杨修死时四十五岁,正值壮盛之年。一代人才就这么死了,确实让人非常痛惜。

(本篇完)

展开全文
本文由作者【admin】发表,文章内容系本站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对其观点赞同或支持,文章的版权归该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本文地址:http://www.hbhanpu.com/post/9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