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信荣归故里之后将当年让其忍受胯下之辱的人提拔为中尉

韩信荣归故里之后将当年让其忍受胯下之辱的人提拔为中尉

按现在的主流眼光,韩信是个很奇怪的人,

《史记·淮阴侯列传》说他“

始为布衣时,贫无行,不得推择为吏,又不能治生商贾。常从人寄食饮,人多厌之者。

穷和懒,似乎成了韩信的标签,他也一天天过着寄人篱下的日子,被人讨厌着,直到被逼做出改变。

韩信肯定是读过书的,而且读过不少,因为他编过兵书,

《汉书·艺文志》记载:“

汉兴,张良、韩信次第兵法,凡百八十二家,删取要用,定著三十五家。

野路子出来的人打仗厉害是可能的,但要总结出军事思想,本人的文化水准一定要够。

而且韩信很可能是个贵族之后,因为他有佩剑,剑乃“百兵之君”,一个八辈贫农肯定是没有剑的,结合韩信穷得没饭吃这一条,他应该是个落魄贵族,身上最值钱的估计就是那把祖宗留下来的佩剑。

不料,这把佩剑却给韩信带来了巨大的侮辱。

韩信

韩信这样一个又穷又懒混饭吃的“废物”,整天没事就带着剑上街转悠,这引起了某些人的不满。“

淮阴屠中少年有侮信者,曰:‘若虽长大,好带刀剑,中情怯耳。

众辱之曰

:‘

信能死,刺我;不能死,出我袴下。

于是信孰视之,俛出袴下,蒲伏。一市人皆笑信,以为怯。

这个“

懦夫

”还真不幸地差点饿死,因为他的长期饭票——亭长家女主人不乐意了,天天提早做好饭吃了,等韩信准时来的时候,已经没东西吃了,韩信“

知其意,怒,竟绝去

走是走了,饭总得吃,韩信就跑去河边钓鱼,可半天还钓上来一条,差点饿死,幸好有一位在河边洗衣服的老婆婆可怜他,给他送饭吃,一连送了几十天。

韩信就高兴了,对老婆婆说

:“吾必有以重报母。”

老婆婆不屑一顾:

“大丈夫不能自食,吾哀王孙而进食,岂望报乎!”

漂母舍饭图

史书没有记载韩信的反应,可能是羞愧得无地自容吧。后来项梁起兵吴中,渡江西向,路过淮阴时,韩信仗剑从之,从此开启了他波澜壮阔的一生。

汉朝建立后,刘邦分封诸王,韩信

为楚王,都下邳,他的老家淮阴,就在楚国治下。“

信至国,召所从食漂母,赐千金。及下乡南昌亭长,赐百钱,曰

:‘

公,小人也,为德不卒。

召辱己之少年令出胯下者以为楚中尉。告诸将相曰

:‘

此壮士也。方辱我时,我宁不能杀之邪?杀之无名,故忍而就于此。

对他的恩人与仇人们,

韩信给了老婆婆千金;给了亭长百钱,还训了一句;给了屠夫一个职位,并解释了自己不杀他的原因——杀之无名。

从过往经历看,韩信是一个有追求的人,他不屑务农,不屑为吏,更不屑经商,于是落到差点饿死的地步,他厚着脸皮去蹭饭,他忍着屈辱钻人胯下,只为自己的追求。

韩信

韩信的追求是什么呢?大概是功名吧,一旦看不到获得功名的希望,他都会果断跳槽。而在秦朝杀人,取功名之路就断了,要么身死要么隐姓埋名远走他乡。

总的来说,韩信的思想跟那个时代许多人是一样的,具有非常浓厚的分封制意味:

国士待我,国士报之

所以才有“

韩信犹豫不忍倍汉,又自以为功多,汉终不夺我齐。

在韩信看来,自己功高,刘邦就得裂土以封功臣,这样我才会为刘邦卖命嘛,可关键是,这时候分封制已经逐渐被郡县制代替了,皇帝们不会

再把权力分给别人了,他们只要臣子无条件的效忠和自家万世一系的权力,异姓王这种威胁,该清除清除。

展开全文
本文由作者【admin】发表,文章内容系本站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对其观点赞同或支持,文章的版权归该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本文地址:http://www.hbhanpu.com/post/9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