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里的吃喝:一个酒桌边觉醒的少女,两个富四代的撩妹惨败

红楼里的吃喝:一个酒桌边觉醒的少女,两个富四代的撩妹惨败

贾琏推门进来的时候,贾珍和尤三姐已经喝了半天了。

贾珍在黄昏时分来到,此前他特意打听了贾琏不在,才欢喜地独自前来。尤二姐赶忙设宴招待,和母亲尤老娘、妹妹尤三姐一起作陪吃酒。尤二姐知道贾珍对妹妹有意,两杯过后,便故意拉走了母亲,留他二人“自在取乐”。

贾珍很开心,“便和三姐挨肩擦脸,百般轻薄起来”,如此,连伺候的小丫头们都看不过眼,全都躲了出去。

尤二姐和尤三姐本是贾珍妻子尤氏的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她们家境寻常,骤然见到富贵豪华的贵族生活,不觉满心向往羡慕。曾经,他们和贾珍贾蓉父子厮混暧昧过,不久前贾敬去世,贾琏贪图尤二姐美色,在贾蓉的唆使下,偷偷娶了尤二姐,安置在宁荣街不远处的小花枝巷内。

尤二姐嫁给了贾琏,贾珍不好再招惹,便来跟尤三姐厮混。贾琏稍后回家,知道贾珍来了,也假装不知,只跟尤二姐聊天。尤二姐忧虑妹妹未来,贾琏此时正爱尤二姐,明白她的心意,当即说我去将此事挑明,便是让贾珍也娶了尤三姐吧!

贾珍和尤三姐已经喝了不少,这时贾琏进来,仿佛秘密被撞破,不觉有点惭愧。但贾琏却神态如常,真诚感谢贾珍帮自己娶了尤二姐,他愿意成全他们。随即,贾琏拉过尤三姐,直接说道:“你过来,陪小叔子一杯。”

尤二姐嫁给了贾琏,他应该算是尤三姐的姐夫。但按照贾府的排行,贾琏是贾珍的弟弟,他自称自己是“小叔子”,等于是挑明了尤三姐和贾珍的关系。

贾珍一听,顿时很高兴很满意,笑道:“老二,到底是你,哥哥必要吃干这钟。”

两个油腻男人正在彼此得意地弹冠相庆,以为撩妹成功却不料,尤三姐竟是一反常态,她起身站到炕上,指着贾琏说道

“你不用和我花马吊嘴的,清水下杂面,你吃我看见。见提着影戏人子上场,好歹别戳破这层纸儿。你别油蒙了心,打谅我们不知道你府上的事。这会子花了几个臭钱,你们哥俩拿着我们姐儿两个权当粉头来取乐,你们就打错了算盘了……喝酒怕什么,咱们就喝!”

尤三姐说着,拿起酒自己先喝了半杯,又搂过贾琏的脖子来灌,口中说着“我和你哥哥已经吃过了,咱们来亲香亲香。”

尤三姐忽然变得如此泼辣,贾珍和贾琏都愣住了,他们顿时酒醒了,口中也不敢胡言乱语地调戏暧昧了,只是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个风情美貌的少女,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尤三姐觉醒了!

这个美丽的女子,她忽然明白了眼前这些男人们的本性和内心。他们有权有势,可对女人却没有真情与尊重,只有欲望。她们不过就是玩物而已,姐姐尤二姐成为“姨娘”,未来也是前途莫测。

我们不知道尤三姐是因为贾琏这一句话,还是早就觉醒了,但就在这一刻,她爆发出来,让这两个中年油腻男的嚣张气焰顿时灰飞烟灭。

贾珍和贾琏分别是宁国府和荣国府的正牌公子,贾府煊赫显贵,到他们这一代已经是“富四代”“官四代”了。他们有钱有势,随便一招手一个温柔的笑容,用几块缎子几两银子,就能让无数美貌风情的女子趋之若鹜,甘心情愿被他们俘虏。他们一路战无不胜,优越感爆棚,以为天下没有不能得手的女人。

不料,这个曾经被他们欺负伤害过的女孩,这个此时还寄人篱下的小姑娘,竟然以这种嬉笑怒骂的方式,坚定而激烈的拒绝他们,反抗他们!

归根到底,贾珍和贾琏不过是色厉内茬的男人,他们被震慑住了,完全被尤三姐牵着鼻子走。此后,尤二姐一边跟贾珍贾琏他们要金银珠宝、肥鹅肥鸭,一边恣意拿他们嘲笑取乐——高兴了就请他们来陪自己吃饭喝酒,不高兴了便大骂一顿,日子过得简直不过太爽:

“那尤三姐放出手眼来略试了一试,他弟兄两个竟全无一点别识别见,连口中一句响亮话都没了,不过是酒色二字而已。”

尤三姐终于成为她自己的主人,再也没有谁能欺负她伤害她。她对姐姐和母亲说,要嫁给自己喜欢的柳湘莲。尽管不情不愿,但贾珍只得放手,贾琏为之积极奔走促成。

虽然柳湘莲不肯接纳尤三姐,最终依然是“情小妹耻情归地府”的悲剧,但这敢爱敢恨的悲剧如此震撼人心,远比尤二姐那逆来顺受的悲剧痛快多了……

展开全文
本文由作者【admin】发表,文章内容系本站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对其观点赞同或支持,文章的版权归该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本文地址:http://www.hbhanpu.com/post/9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