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记载中九州的名称均有所区别,马融甚至说中国古代有十二州

各种记载中九州的名称均有所区别,马融甚至说中国古代有十二州

九州

一词最早出现在先秦时期的一些典籍中,当时的九州是华夏大地所划分的九个区域,只不过到了战国以后,九州中的”九“变成了一个概数,后有十二州、十三州之说,再后来州数就更多了,而所谓的九州也就成了古代中国的一个代名词,所谓九州大地就是这个意思。

所以真正的九州也就只能从先秦时期的那些典籍中寻找。比如最早出现九州一词的《尚书》,还有后来的《周礼》、《尔雅》、《吕氏春秋》等,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不少别的典籍对九州有记载,不过这四部典籍比较有代表性。我们可以从这四部典籍中来看一看先秦时期的九州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史记·五帝本纪》中在提到禹的时候有这样的记载:

“披九山,通九泽,决九河,定九州。”

就是说大禹治水时,将天下划分为九州。分别是:

冀州、济河惟兖州、海岱惟青州、海岱及淮惟徐州、淮海惟扬州、荆及衡阳惟荆州、荆河惟豫州、华阳黑水惟梁州、黑水西河惟雍州。

这是《尚书·禹贡》中关于九州最早的记载和划分,也是后世最为认可的一种说法,大禹不仅定九州,还为此铸造了九鼎,鼎上刻有九州的名山大川、奇水异物,这就是所谓的禹制九鼎。先秦时期关于九鼎的故事很多,后世能知道的比如秦武王举鼎而亡(据说举得正是象征雍州的龙纹赤鼎),还有有名的两个成语:问鼎中原和一言九鼎等。

九鼎是九州的象征,不过,九州有时候或者是有段时间内并不是只有九州,还有一种说法是十二州,这是东汉经学家马融的说法,即原本华夏之地确实如《禹贡》所说的那样划分为那九州,但舜觉得冀州太大了,遂从冀州分出来了并州、幽州和营州。

明朝张岱在《夜航船》中的记载和马融说的略有不同,张岱记载的是:舜觉得冀州和青州太大,遂从冀州分出来了并州和幽州,从青州分出来了登州,因此就有了十二州。至于这十二州真实存在的时间,是否就是舜的时期,我们不得而知。

不过,这也从侧面说明,先秦时期的九州划分应当不是固定的,不同时期有不同的划分,虽然大体上差不多,但还是有区别的,这也是为什么先秦时期以及汉朝时期很多典籍记载的九州有所不同的原因。

比如《周礼·夏官司马·职方氏》中记载,九州为分别为:东南的扬州,内有会稽山和具区大泽、三江和五湖;正南的荆州,内有衡山和云梦泽,更有长江、汉水、颍水、湛水;河南的豫州,内有华山、圃田大泽、济水、波水、灌水;正东的青州,内有沂山、望诸大泽、淮水、泗水、沂水、沭河;河东的兖州,内有泰山、大野大泽、河水、沸水、卢水、潍水;正西是雍州,内有岳山、弦蒲大泽、泾水、衲水、渭水、洛水;东北的幽州,内有医无阊山,貘养大泽、河水、沸水、淄水、时水;河内的冀州,内有霍山、杨纡大泽、漳水、汾水、潞水;正北的并州,内有恒山、昭余祁大泽、虖池水、呕夷水、涞水、易水。

禹贡九州图

根据《周礼》的这个记载,它区别于《禹贡》的就是没有徐州和梁州,但有并州和幽州。实际上九州有梁州的记载并不多,除了《周礼》中没有外,《尔雅》和《吕氏春秋》等著作中也都没有。

《尔雅》中记载的九州是这样的:

“两河间曰冀州,河南曰豫州,河西曰雍州,汉南曰荆州,江南曰扬州,济河间曰兗州,济东曰徐州,燕曰幽州,齐曰营州。”

从这里可以看出来,《尔雅》中没有《禹贡》中的青州和梁州,倒是有营州和幽州。

而《吕氏春秋》中关于九州的记载则和战国时期的诸侯国结合了起来,即:

河汉之间的豫州是周、两河之间的冀州是晋国、河济之间的兖州是卫国、东方的青州是齐国、泗水之上的徐州是鲁国、东南的扬州市越国、南方的荆州市楚国、西方的雍州是秦国、北方的幽州是燕国。

这个记载中没有《禹贡》中的梁州,而有幽州。《吕氏春秋》是秦国相邦吕不韦召集门客所著成的典籍,将九州和诸侯国联系起来自然说得过去,这很可能是当时战国时期的九州划分。

虽然这些记载中的九州各不相同,但后世认可的主要还是《尚书·禹贡》中的记载,即:

冀州、兖州、青州、徐州、扬州、荆州、豫州、梁州、雍州。

汉朝时期的很多典籍中涉及到地理划分的时候多依照的就是《禹贡》,比如《汉书·地理志》和《水经注》等,在提及疆域划分和地理位置的时候,参考的都是《禹贡》。

九州山川实证总图

到了宋代,甚至还有关于禹贡九州的《九州山川实证总图》对禹贡九州就行了形象的绘制,此图就保存在北京图书馆中,这是我国现存最早的雕版墨印地图实物。

从中可以看出后世对大禹定九州是比较认可的,虽然后来在不同的时期或许会有不同的划分,尤其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华夏大地的疆域再扩大,因此九州也就有了变化,到了汉朝时期,所谓的九州就已经不再是先秦时期所说的具体的九州了,因为九州变成了一个概数,也就是说华夏大地不惟有九州。

比如到了东汉时期,东汉的疆域就划分成了十三州,

即:幽州、冀州、并州、兖州、司州、豫州、徐州、荆州、青州、扬州、凉州(先设雍州,后改凉州)、益州、交州。

当然,即便已经成了十三州,甚至后来州的个数继续增加,但提到华夏大地,还是可以说成是九州大地,因为九州本身已经变成了华夏大地的另一个称呼,即便到了现在,也可以用九州大地来形容我们的国家。

展开全文
本文由作者【admin】发表,文章内容系本站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对其观点赞同或支持,文章的版权归该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本文地址:http://www.hbhanpu.com/post/7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