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有人说洛阳金村墓是中国考古的痛?先祖的东西还要看洋人脸色

为何有人说洛阳金村墓是中国考古的痛?先祖的东西还要看洋人脸色

在中国七大古都和九十九座历史文化名城中,河南洛阳是除西安之外,建都年代最早、建都朝代最多、建都历史最长的历史文化名城。而洛阳的金村可以说是世界最大的古代都城,伊洛平原北依邙山,南临洛河。自古以来便被帝王所偏爱,这儿的汉魏洛阳故城是世界上最大的古代都城,浓缩着六百余年的都城历史。

曾是东周、东汉、曹魏、西晋、北魏等朝代的国都,先后有41个帝王在此建都,它自古以来便被认为是一块风水宝地。自然,帝王们不光偏爱将它当做都城,更乐意在这儿挑块地作为自己的身后葬身之所。所谓北邙山头少闲土,尽是洛阳人旧墓,金村素来以地面古遗迹众多、地下文物埋葬丰富而闻名于世。

这样一个地方,应当是考古界的又一圣地,然而它其实是一块伤心地。尤其是洛阳金村大墓,可以说是中国考古的痛,自己的东西还要看洋人脸色。这件事要从民国年间说起,据说金村之所以叫金村,便是因着从前这儿的人在种地的时候时常能挖出金元宝或金鼎一类。因而称之为金村,1928年的夏天,这儿又挖出了不同寻常的东西。

当时下了一场大雨,金村村东五百米出的田野竟然塌陷出了一个大坑,其他地方的人可能还会纳闷。可金村老一辈的村民,那都是对盗墓有丰富经验的,立马意识到这儿有啥。不出所料,是一个古墓,且这墓看规模还不小。村民从这儿拿了多少,拿出了什么没人知道,但金村挖出了宝的事情很快传出。

1928年,正值军阀混战时期,相应的考古保护机制等同没有。就算有说要保护的,实际上也不过是打着保护的幌子,干着同样的事。若是光军阀们看上可能还好些,起码那些文物能留在国内,可惜的是看上金村大墓的是外国人。当时河南有个名叫怀履光的加拿大传教士,此人1873年生于英格兰德文郡的艾维布里奇,1897年初以英国圣公会的名义来到福建。

怀履光是他自己取的中文名,意思是走向光明或寻找光明之意,大约在1907年前后。怀履光的传教对象改为官员、儒家学者和社会上层人士,从此开始欣赏丰富而古老的中国文化。三年后怀履光进入河南,作为河南圣公会的主教,他一方面着力培养中国高层神职人员。一方面大肆掠夺河南的文物,对洛阳两处周代贵族大墓,更是进行了破坏性挖掘。

金村的那个大墓,便是周代贵族大墓,在得知金村出土文物后。怀履光联合美国人华尔纳等人,从1928年到1932年的五年时间,胁迫当地农民掘开了8座大墓。出土文物数千件,大部分被运往国外卖掉,光是日本人梅原末治搜集资料编成的《洛阳金村古墓聚英》便收入文物238年。

这些文物大多不可再得,有着非同寻常的历史意义,富有考古及艺术价值。其中有一件玻璃成品,便将中国有玻璃的历史推进了近千年,可想重要性。当时包括怀履光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8座大墓的级别,盲目猜测究竟是秦墓(秦朝非秦国)还是韩墓。一直到1946年,我国著名学者唐兰根据多年研究,认为洛阳金村古墓为东周墓。

史书记载,周景王、周威烈王等周天子均葬在金村一带,这8座大墓很有可能是东周王陵。因着8座大墓被盗掘一空,难以分清,只能从邻近的古墓以及记载来分辨。1962年,金村探出一座墓室同样是“甲”字形大墓,与那8座一样。而这大墓周边另有二十多座小墓,还有陪葬的车马坑等,从其中出土的一个车马坑证实了金村大墓即东周王陵。

这座车马坑是中国发现的东周时期规格最高的大型车马坑,——由6匹马驾驭的“天子之乘”,在当时除了天子谁还能有如此配置。可见确实是东周王室墓地,虽然后来还在金村发现不少古墓发掘了不少文物,但那8座天子墓珍贵文物的流失还是让人心痛。

要知道,那本来就是我们自己的东西,却被洋人尽数运往国外。更屈辱的是,研究自己的文化,还要参照怀履光所写的《洛阳古城古墓考》。因为东西已然被他们运走,要想让他们换回来很难,去借还得看他人脸色。

展开全文
本文由作者【admin】发表,文章内容系本站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对其观点赞同或支持,文章的版权归该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本文地址:http://www.hbhanpu.com/post/7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