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山之石】那些年的“十大考古新发现”,现在都怎么样了?

(来源:广东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

【他山之石】那些年的“十大考古新发现”,现在都怎么样了?

今年迎来了“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30周年,至今全国已有300个考古发现入选。看着列表上的一个个遗址,小编仿佛回到了《考古学通论》的课堂。

这些考古发现不仅为考古研究提供了重要材料,更为考古资源的保护利用、博物馆的创新发展带来新的课题。那么,那些曾经榜上有名的考古发现,现在都怎么样了?除了更加丰富的收藏,它们又为博物馆带来了什么?今天弘博君带大家回顾一下那些蜕变的考古发现。

0 1

开创性的地下博物馆

1991年5月,西安市北郊渭河之畔,汉景帝阳陵丛葬坑及其彩绘陶俑被评为1990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出土的“裸体俑”、微缩铜铁兵器及印章等大量珍贵文物,初步揭示了西汉帝陵的丧葬制度。

汉阳陵出土“裸体俑”

渐渐地,帝陵东侧外藏坑、帝陵南阙门遗址、宗庙遗址、陪葬墓区等重要遗迹先后得到揭露,一个以皇帝为核心,以外藏坑系统象征宫廷官署、皇家卫士,与现实世界遥相呼应的“地下帝国”重见天日。作为西汉帝陵中考古工作进行得最为充分的一处,汉阳陵以其丰富的内涵,显示出鲜明的中央集权意识与政治等级观念,集中体现了西汉“文景之治”时期首都地区的物质和制度文化,具有重大的历史文化价值。

汉阳陵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随着考古工作的不断开展,遗址公园和博物馆的建设也不断完善。2002年,国家文物局批准了《汉阳陵保护与利用规划》。如今的汉阳陵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具备考古陈列馆、帝陵南阙门遗址保护展示厅、宗庙遗址保护展示棚、帝陵外藏坑保护展示厅。

考古陈列馆

帝陵南阙门遗址保护展示厅

宗庙遗址保护展示棚

帝陵外藏坑保护展示厅

其中,2006年建成并对外开放的帝陵外藏坑保护展示厅,以当时最先进的理念为指导,成为世界第一座全地下式的考古遗址展示厅。遗迹上方设置有全玻璃式的参观步道,重点遗存侧面打通参观区域,供观众近距离、多角度观察。观众与遗址分割开来,既用现代科技手段确保了文物安全,又营造出身临其境的参观氛围,将文物保护与遗址展示、现代技术与古代文化巧妙地融合,为考古遗址保护和开发利用贡献了“阳陵模式”

0 2

不断创新的管理手段

随着考古资源开发利用理念的不断发展,越来越多的遗址被建设为考古遗址公园,其中很多发现都曾荣获“十大”,如1997年度“十大”之一的郑州新郑郑韩故城郑国祭祀遗址,现为郑韩故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2007年度的浙江余杭良渚文化古城遗址,如今成为良渚古城遗址公园的核心区域;2010年度江苏南京大报恩寺遗址,之后也修建了大报恩寺遗址公园;2015年度震惊世界的江西南昌西汉海昏侯刘贺墓,也正在进行考古遗址公园的建设并局部开放。

郑韩故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郑国车马坑

南昌汉代海昏侯国遗址公园

良渚古城遗址宫殿区鸟瞰图

其中,良渚古城遗址正式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良渚古城遗址公园从规划设计到施工建设力求科学严谨,同时极富创新精神,得到业界广泛认可。最近,良渚古城遗址公园上线了“智慧大脑”2.0版,6个搭载5G技术的摄像头分布于园区之内,观众只需扫描二维码,便可生成一段15秒的个性化视频,用于保存或分享。

个性化视频截图(图片来源:余杭发布)

除此之外,遗址公园原有的可视化屏幕也得到了升级,通过园区内摄像头、观光车GPS定位等设备,实时收集园区内游客情况,并形成观光车实时用车及等候情况、优化热力图系统,反映在大屏幕上。观众可以通过热力图,了解园区内游客分布情况;工作人员也可根据这一系统提供更加精准的调度与服务。

包含访客人流量、最受欢迎景点、观光车实况等信息的可视化屏幕(图片来源:余杭发布)

良渚古城遗址公园和众多考古遗址公园一样,面积辽阔,很多游客对于各个参观点难免迷茫。良渚古城遗址公园的“智慧大脑”便可帮助游客概览园内各个游览点的受欢迎程度作为其选择游览重点的参考。如此人性化的智慧系统,可以说是博物馆、遗址公园创新实践的范例。

0 3

既是遗址博物馆,也是考古研究院

2003-2004年,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广州市番禺区新造镇小谷围岛上文物进行全面调查,发现了2座南汉时期的砖室大墓,经考证为五代十国之一的南汉国列宗德陵和高祖康陵,并入选2004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南汉二陵是五代十国考古的重大发现,也是南汉国的标志性史迹。2015年,南汉二陵博物馆破土动工,2019年国际博物馆日前一天正式开馆。

南汉二陵博物馆

南汉二陵博物馆如今总占地面积82447平方米,包括博物馆区和康陵遗址区。展览厅目前有2个常设展览和公众考古活动中心。特别的是,南汉二陵博物馆的管理运营和开放服务工作由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负责。也因此,公众考古成为南汉二陵博物馆社教活动的重中之重。其特色品牌活动公众考古体验探索营也采取了分众设计,不仅有针对年龄较小观众的亲子体验活动,还有营期为两天的青少年冬令营。此外,定期举办的讲座论坛也多从考古角度开展。

南汉二陵博物馆公众考古体验探索营

也有很多十大考古新发现如南汉二陵一样,成为了遗址博物馆,且大都利用自身考古资源开展公众考古工作。不仅如此,有些遗址类博物馆还积极通过精心的展览策划,更加深入地普及考古与文保知识,如1997年度的广州中山四路南越国宫署遗址,即如今的南越王宫博物馆;2001年度的萧山跨湖桥新石器时代遗址,即跨湖桥遗址博物馆;2005年度的陕西韩城梁带村两周遗址,即韩城梁带村芮国遗址博物馆等,都力图在遗址保护与展览展示及公众服务之间找到平衡,共同发展。

0 4

结语

那些深埋地下的文物古迹一旦重见天日,便成为社会公众共享的考古资源,中华民族共有的文化遗产。一年一度的“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带来的,不只是一个个激动人心的时刻,更为文博行业带来新的挑战与机遇。如何科学地保护与利用使其不断焕发生机,是经久不衰的话题,更是文博人肩负的使命。

来源 ▏弘博网

本微信公众号法律顾问:

广东迅恒律师事务所 卢锐湘律师

▼广东海丝馆 网上商场

展开全文
本文由作者【admin】发表,文章内容系本站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对其观点赞同或支持,文章的版权归该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本文地址:http://www.hbhanpu.com/post/6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