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馆藏重器 觅历史深处

聚馆藏重器 觅历史深处

作为2021年“国际博物馆日”中国主会场活动专题展览的“万年永宝——中国馆藏文物保护成果展”,正在首都博物馆展出,汇集了国内10个省市、23家文博单位的50余件(套)文物及相关辅助展品。其中不乏秦始皇兵马俑、石甲胄等国之重器,也有李倕墓出土冠饰、南澳一号出水瓷等近年来重要的考古发现,以及老官山汉墓提花织机、马家塬战国墓地马车等通过科技手段复原的精美复原件。

在这里,可以看到距今约1万年的上山遗址出土碳化稻米、8000年前的海贝。一些重点文物为首次展出,如郑州汪沟遗址出土碳化丝织物、秦始皇帝陵出土彩绘紫衣御手俑、唐代韩休墓壁画等。它们带你解码古代中国的同时,也让历史变得更有温度。

展览由一件名为“伯椃虘簋”的西周时期青铜器开启。屏幕上循环播放的视频介绍了它的前世今生。1978年12月,北京市文物事业管理局在通县物资回收公司征集到一件残铜簋,残缺约五分之一,腹内铭文也部分残缺。后来几经搜罗,终于找齐这件铜簋的残片,将它修复后入藏首都博物馆。眼前这件有着兽首形双耳和生动纹饰的铜器,与老照片中缺耳、残损的旧模样相比对,让人不禁叹服文物修复者的妙手匠心。铜簋腹内铭文五行,可辨出“万年眉寿”“子子孙孙永宝”字样,据考证,年代约在西周康王时期,字面含义是希望此器能够永世流传,后世子孙也一如既往地铭记和珍爱祖先的功德与荣耀。此次展览名称“万年永宝”便出自其中。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发明和使用车的国度之一。古时“贵者乘车,贱者徒行”,马车除了作为战争工具外,主要为皇室贵族出门乘坐,是权力与身份的象征。有趣的是,先秦两汉拼马车,两晋至唐朝拼牛车。

那么,古代豪车到底是何模样?展厅里一辆战国时期马车复原件可以作答。2006年以来,位于甘肃省天水市张家川回族自治县的马家塬战国墓地出土了大量车舆,为研究中国古代车辆发展演变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资料。这辆马车根据马家塬墓地出土文物复原而成,高大的车轮、红色的车身,外加繁复艳丽的纹饰,尽显西戎贵族车乘的华美。

展厅内,来自陕西西安秦始皇帝陵博物院的两尊兵马俑格外引人注目。一尊彩绘绿面跪射俑单膝跪地,它是秦陵兵马俑中发现的唯一绿面俑,极少出馆展陈;另一尊紫衣御手俑头部缺失,双手前伸,似在持缰御马。

细心的观者可能要问了,两千多年过去了,缘何陶俑色泽依然鲜艳如初?秦始皇兵马俑的表面原本施有明艳的彩绘,但外部环境剧烈变化会导致其出土时迅速卷曲、起翘而脱落,极难保存。而如今研发出的新材料再辅以特定的加固技术,便能让这些彩绘陶俑以本色示人。据了解,俑身所绘紫衣的颜色,被命名为“汉紫”,其主要成分为硅酸铜钡。

行走至“何以为纸”单元,便能与1991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的“悬泉置遗址”撞个满怀。位于甘肃省敦煌甜水井附近的这处古代邮驿遗址,发现了35000余枚简牍,带字的有23000余枚,数量惊人。尤其是出土了460余件纸张,其中10余张上有墨书,是迄今为止国内外发现的最早的书写纸。专家根据纸张形状和折叠痕迹推断,其比东汉蔡伦改造的书写纸早了—个世纪。这些纸张的原料主要为大麻、苎麻、麦草、树皮,大部分纸张较厚,表面粗糙,纤维不匀,少部分纸张较薄,纤维分布均匀,纸面平滑更便于书写。透过它们,人们得以一窥汉王朝经丝绸之路东段传递律令、上报军情、接待国宾的秘密……

唐代诗人贾岛所作一首五言诗,刻画的正是留宿悬泉驿时的心境:“晓行沥水楼,暮到悬泉驿。林月值云遮,山灯照愁寂。”大意是说,到了悬泉驿,就已远离都城长安,山间烛火映照出孤寂和离愁。原想举头望月,奈何明月却被云遮住,于是思念更甚。置身展厅,再读此作,似乎依稀遇见秦时明月汉时关。

展览还复原了韩休墓的墓室。“(张)九龄已老韩休死,无复明朝谏疏来。”在这首诗的作者——宋人晁说之看来,张九龄的老去和韩休的去世,是唐朝衰落的起点。作为唐玄宗时期为官清正的丞相,韩休直言敢谏,其子韩滉所画《五牛图》更是名扬海内外。

在墓室的穹窿顶,以及东、南、西、北四壁均绘有尺幅不菲且精美的壁画。尤其北壁东侧山水图,为首次发现的独幅山水图像,可填补唐代山水画未有实物发现的空白,弥补了中国山水画发展的缺环,极为珍贵。

此次展陈形式也颇为新颖。通过强化科研学术资源、展示技术手段与艺术表达形式的深度融合,以及引入增强现实(AR)技术,实现了展厅现场中虚拟与现实的交互展示。一个小小玻璃盒里,盛放着一团碳化发黑的物品。可别小瞧,它是目前肉眼可见年代最早的丝织物遗存。位于河南省荥阳市的汪沟遗址是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一处拥有相当人口规模的区域性中心聚落,在该遗址出土的瓮棺中发现了碳化纺织品。

借助基于定制的多克隆丝蛋白抗体建立的微痕检测技术,在对该遗址瓮棺出土纺织品的纤维材质进行分析后,可以确认其为丝织品。据《通鉴纲目外记》载,轩辕黄帝的元妃嫘祖发明养蚕,并用蚕吐出的丝做衣服。汪沟遗址出土的丝织品打破了此前我国丝织品应用的最早纪录,结合其他遗址相关发现,可确切证明中国先民早在5000多年前的黄河流域就开始育蚕制丝。

且听且玩 趣见历史

展览期间,结合展览内容,主办方还推出由国内顶级专家担纲主讲的10场馆藏文物保护系列讲座,将精美文物背后的保护修复理念、技术、材料与科研成果完整呈现在公众面前,突出“学术性”和“科普性”并重的策展理念。

观者参与其中又是展览一大亮点。扶着两侧把手,用力踩下踏板,用梭子将纬线穿入经线……在一台复原的汉代提花织机上可以织锦。这台织机是根据成都老官山汉墓出土的织机模型及相关资料,成比例复原而成,用它可以织出“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它是迄今所见经线密度最大、织造难度最高的汉锦,堪称20世纪中国最重要的纺织考古发现之一。(岩截)

展开全文
本文由作者【admin】发表,文章内容系本站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对其观点赞同或支持,文章的版权归该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本文地址:http://www.hbhanpu.com/post/6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