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之中都《天下之中-内篇-原城》(三)

夏之中都《天下之中-内篇-原城》(三)

先夏历史 齐原

前文可从今日济源市上溯到周代之原城,是否就是夏代少康中兴所都之原?

夏都原城承上启下,其位置的确定,对于夏代的历史非常关键。少康都原,复禹之绩,原城位置的确定,对于了解大禹活动的核心区域非常重要,甚至可以说,原城是夏代诸多都城中最重要的一个,夏都不仅仅是二里头。

以前看到过貌似严肃的学术论文,因为有人在郑州附近出土了一个带邍字的青铜器,就把夏都原城挪到中牟。这可能是受了禹都阳城在豫州嵩山附近的影响,前文禹之上都《天下之中-内篇-阳城》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

关于中牟之原城的观点,只提一个事实:周代封土建国,带着一个青铜器迁徙四方,并在日后深埋于家族采邑是很正常的行为,这个考古并不能说明夏都之原城应在何处。

下图是基于一张网络常见的夏代地图,差别在于把阳城的位置挪到冀州太岳之阳。总的来说,原城处于中心位置,而且从名字上看,是唯一的单字,最具夏都风格。

《竹书纪年》

《竹书纪年》:帝少康 元年丙午,帝即位,诸侯来朝,宾虞公。二年,方夷来宾。三年,复田稷。十一年,使商侯冥治河。十八年,迁于原。二十一年,陟。

《竹书纪年》:帝杼 元年己巳,帝即位,居原。五年,自原迁于老丘。八年,征于东海及三寿,得一狐九尾。十三年,商侯冥死于河。十七年,陟。

事实上,关于少康都原的记载,似乎仅见于竹书纪年,而《史记》、《楚辞》、《左传》等并未提及少康建都的地点,那么《竹书纪年》的记载是孤证吗?

《虞人之箴》

记载了“茫茫禹迹,画为九州”的《虞人之箴》,似乎还提供了一些微妙的线索,有助于增加少康都原这件事的可信度。

《左传 襄公四年》:虞人之箴曰:芒芒禹迹,画为九州,经启九道,民有寝庙,兽有茂草,各有攸处,德用不扰,在帝夷羿,冒于原兽,忘其国恤,而思其麀牡,武不可重,用不恢于夏家,兽臣司原,取告仆夫,虞箴如是,可不惩乎。

《左传 禧公二十八年》:舆人之诵,曰,原田每每,舍其旧而新是谋......

《史本.作篇》:杜康造酒;少康作秫酒;少康作箕帚;杼作甲。舆,少康子

《左传 襄公》之《舆人之诵》能明确原的位置,而《禧公》之《虞人之箴》又说了太康失国的历史,另据《世本》记载:“舆,少康子”。

《舆人之诵》和《虞人之箴》都是没有作者的古诗,如同尧之《击壤》和舜之《南风》,我们假设《舆人之诵》就是少康子之诵,也就是居原的帝杼之诵,还是太史辛甲所言之《虞人之箴》,那么“茫茫禹迹, 画为九州”就是帝杼所作之夏代历史,而“冒于原兽”、“兽臣司原”、“原田每每”之原,或并非泛泛的地形或原野,而是特定地名,如同《公刘》之豳,则原城毫无疑问就是少康和帝杼所都之城,而其位置也只能在今天的济源。

这个解释是否说的通,完全取决于读者自己的理解。首先,古人经常用发音相同的字作假借,舆人写作虞人毫不奇怪,其次,原字越往前,其本意越有可能是个专用地名,这是汉字演变的规律。若文公伐原时所谓“原田每每”,“表里山河”(圭表以里)是特指,则辛甲所记录的夏代历史“兽臣司原”,更可能是特指。

何为兽臣?和寒浞勾结的后羿妃子纯狐,被帝杼灭于戈的寒浞次子豷。太康失国的不堪历史正是“兽臣司原”,而少康都原的中兴历史正是“原田每每”,少康之子名舆,口口相传的这段历史,经过太史辛甲传于后世的经典,正是《虞人之箴》。

从大禹之会稽,到少康之原城,到先周公刘之豳原,武王所登之豳阜,春秋晋文所伐之原,都是一个原。原是夏都,既是夏代历史中兴之都,又是夏代疆域中部之都,因此可谓夏之中都。

帝之下都-析城,禹之上都-阳城,夏之中都-原城。

原城在黄河对岸的洛阳偃师,有二里头遗址,属于夏代晚期。

法国巴黎塞纳河中心是西提岛citi,据说是城市city这个英文词的来源。

原,作为城,也许是最早的、真正意义上建在平原上之夏都,也是这个意思。原点,原由,原始;周原,太原,九原;平原、高原、东原,其实来自一个原。

夏之中都 《天下之中-内篇-原城》

禹都阳城 崩于会稽

湨水之阳 卑于宫室

太康失国 须于洛汭

后羿东来 寒浞继之

少康中兴 都于原城

复禹之绩 不失旧物

帝杼居原 迁于老丘

造甲东进 反攻有穷

周先公刘 豳居允荒

武王灭商 登豳之阜

天子畿内 文公伐之

城濮之战 原轸采之

自夏而周 小城春秋

以山为形 以原为名

原创作品 侵权必究 2021年5月27日

展开全文
本文由作者【admin】发表,文章内容系本站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对其观点赞同或支持,文章的版权归该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本文地址:http://www.hbhanpu.com/post/5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