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武出使匈奴,被扣押19年,弄得妻离子散,值得吗

苏武出使匈奴,被扣押19年,弄得妻离子散,值得吗

汉武帝时期,汉朝与匈奴多年战乱不断,苏武奉命出使匈奴,最终却惨受无妄之灾,被匈奴强行扣留。期间,匈奴人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多次劝说他投降,苏武多次回绝,宁愿付出性命也绝不投降。

时过境迁,苏武到了垂暮之年才被汉朝接回,妻子因他出使匈奴一直没有音信,最终选择改嫁。他的母亲日夜担忧,终日郁郁寡欢,早已离世,他的儿女也因无人照料生死未卜,苏武为保全自己的忠义之心,付出这么惨重的代价,这真的值得吗?

汉武帝天汉元年,单于为与汉朝交好,主动送回曾经扣留的使臣,汉武帝为嘉奖单于,便派苏武护送匈奴使臣回去。匈奴单于性情骄纵,苏武到匈奴那里后,没有得到应有的礼遇,匈奴和汉朝也根本无法缔结友好关系。

正当苏武打算返回汉时,曾经投降过汉朝的缑王和虞常,便与苏武的副使张胜商议说:“闻汉天子甚怨卫律,常能为汉伏弩射杀之。吾母、弟在汉,幸蒙其赏赐。”

说罢,虞常便与部下商议在单于外出打猎时,发动叛乱控制他的母亲。一个月后,虞常等人按计划行事,没想到竟有一人临时叛变,将计划全盘托出,告诉了单于子弟。在单于子弟奋死抵抗下,缑王当场身死,虞常也被生擒,而此事苏武却一概不知。

张胜知晓匈奴单于早晚知道自己与虞常的谋划,便主动将此事告诉了苏武,苏武气急败坏地说:“事如此,此必及我,见犯乃死,重负国”。苏武说罢,便举剑自杀,幸得张胜等人阻止才保得性命。

单于知晓此事后,本想结果了张胜的性命,可身边人进言说:“即谋单于,何以复加!宜皆降之。”

因此事波及卫律,单于便把劝降一事交给卫律,苏武得知单于打算后,不愿辱没使命,便拔剑自杀,卫律大吃一惊,急忙叫来大夫几经治疗,最终才保全他的性命。卫律当着苏武的面,举剑逼迫张胜投降,企图用张胜的懦弱击溃苏武的心理防线,可苏武却不为所动。

此计不成,卫律又想用荣华富贵劝降。

《汉书 匈奴传上》有记载,卫律说:“苏君,律前负汉归匈奴,幸蒙大恩赐号称王,拥众数万,马畜弥山,富贵如此!苏君今日降,明日复然;空以身膏草野,谁复知之!君因我降,与君为兄弟;今不听吾计,后虽欲复见我。”

卫律前半句还许以福贵,可后半句就饱含威胁之意,他恩威并施,若是寻常人,早已经感恩戴德地投降,可苏武却破口大骂卫律,忘恩负义之徒。明知自己不会投降还来劝降,是要挑拨匈奴与汉朝的关系,卫律拿苏武没有办法,只能将此事禀告给单于。

苏武的忠义激发了单于招揽之志,为让苏武投降,他将苏武关在地窖里,还不允许任何人给苏武食物,妄图利用他求生的本能逼迫他投降。苏武在地窖中靠着喝雪水吃毡毛活了下来,匈奴人敬鬼神之说,他们以为有神明在帮助苏武,便不再折磨他,反而将他流放到北海。

匈奴单于后许诺:若苏武能让羊群生下羊羔,便放他回去,可单于却给苏武一群公羊,单于交给苏武这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本意便是让苏武自生自灭。苏武在北海这荒无人烟的地区,整日挨饿受冻,生活虽苦,可苏武每天拄著汉节牧羊,他的内心是满足的。

许是苏武的诚意感动上苍,四五年后,单于的弟弟于靬王在北海巧遇苏武,因崇拜苏武编制的手艺,便把他封为上宾,苏武也因此不再穷困。可于靬王没几年便去世了,他的部下也受不了北海的凄苦纷纷选择迁离,偌大个北海,又只剩苏武一人。

匈奴单于见苏武还无投降之意,便派他昔日好友李陵前去劝说,李陵见到苏武所处的环境不禁潸然泪下。李陵用“独处在艰苦环境中所守的信义节操无人可见”劝说苏武,可苏武守节,为的却不是让世人知晓。

随后李陵便说“足下兄弟二人,前皆坐事自杀,来时,太夫人已不幸;子卿妇年少,闻已更嫁矣;独有女弟二人、两女、一男,今复十馀年,存亡不可知。人生如朝露,何久苦如此”。

李陵说完此话后,苏武早已泣不成声,当今圣上昏庸,兄弟几人皆因圣上而死,朝廷上忠义之人也因皇帝猜忌被夺权,这样的君主早已经不值得追随。自己守节多年,虽保全自己忠义之心,却让父母妻儿白白受苦,苏武思量至此,虽有怨恨,却无半点动摇之心。

苏武犹记得自己年幼时并不出众,父子二人皆因皇帝赏识才谋得生计,为报效皇帝,他即使斧铖加身,烫锅烹煮,也在所不辞,即使在汉武帝死后,苏武仍旧保持那份报答之心。

汉朝与匈奴交好后,汉朝派遣使者来寻找苏武等人,许是匈奴人不愿看到汉人流芳百世,便谎称苏武早已去世。幸得常惠暗中禀报,众人才知晓苏武为汉守节十余载的故事。汉朝使者谎称皇帝射下一只大雁,雁腿中藏有写着苏武所在地的帛书,匈奴人无从辩解,皆以为是神明帮助苏武,这才放苏武回了汉朝。

当初与苏武一同出使的人大多早已因各种原因投降,一同返回汉朝的竟然只有九人。在苏武回到汉朝后,虽得到高官厚禄,却失去了自己至亲之人,自己曾经生活的地方也早已物是人非。苏武出使匈奴时正值壮年,在匈奴受十九年摧残后,他早已白发苍苍,身体竟然比垂暮之人还要差。

有人说苏武因副将之错受这等苦难,实在不值,可若无苏武这样的人,“忠义”二字又该如何传承?

苏武守的不仅是自己的忠义,还是整个国家的风气,他报答的不仅是汉武帝,更是整个汉朝。于小家而言,苏武不仁不孝,可于大家而言,苏武便是一个时代的象征。

苏武守节十九年他要的不是名,不是利,更不是流芳百世,而是自己问心无愧,李陵、卫律等人虽享受荣华富贵,可他们的内心定然受到后世谴责。

参考文献:《资治通鉴》,《史记》

展开全文
本文由作者【admin】发表,文章内容系本站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对其观点赞同或支持,文章的版权归该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本文地址:http://www.hbhanpu.com/post/13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