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有3人把船连起来打仗,除曹操,还有这2人,他们战况如何?

历史上有3人把船连起来打仗,除曹操,还有这2人,他们战况如何?

我是棠棣,一枚历史爱好者。欢迎大家【关注】我,一起谈古论今,纵论天下大势。君子一世,为学、交友而已!

一、第一次连船:曹操——赤壁乌林之战

建安十三年(208年)冬季,孙、刘联军开始同曹操征吴军展开交战。第一阶段,打退曹操的进攻。联军在赤壁、乌林、华容等地,陆续进行了三次战斗。首先发生了赤壁遇战。十二月,周瑜、程普鉴于敌众己寡,处于下流不利态势,如果听凭曹军沿江进入吴境,则由于顺水行军迅速,必很快深入吴境,导致人心动摇,决心先机制敌、实行攻势防御。

于是率兵3万溯江而上,会合刘备刘琦军,按计划进驻夏口。此时曹军未至,联军企图乘其远来疲敝,早日同其交战,其部署是:以关羽水军留守夏口基地,监视襄阳方向,阻止襄阳之敌沿洒水进入长江,以刘备军沿江北岸西上,以吴军沿江西上,共同负责江陵方向,担任击退曹军进攻的任务。吴军同曹军先头部队遭遇于赤壁(长江南岸山名,在今湖北蒲坊西北)。曹军初次交锋,即败退。曹操引军退到江北岸。

由于北岸的乌林(今湖北洪湖东北长江北岸邬林矶)是水、陆交通要道,陆路有华容道同江陵相通,曹军水陆大军决定驻屯此地转入防御。周瑜军也驻在对面南岸的赤壁段,曹、吴两军隔江对峙。

联军接着发起乌林火攻战。战前,曹操为了使北方兵士克服风浪颠簸,下令把舰船头尾连接在一起。东吴行武锋校尉黄盖分析双方的态势,认为敌众我寡,难以持久,必须速决。曹军舰船头尾互相连接,不利于疏散,出现了火攻的战机,可用火攻烧毁曹军大量舰船,迫使其退兵。此计获得周瑜同意。

周瑜企图先以黄盖进行水上奇袭,火烧曹船,震撼曹军,然后乘其混乱之际,与刘备军合力在乌林同曹军举行决战。为了给火攻船队创造接近曹军的战机,黄盖先期致书曹操诈降,声称此次交战,众寡不敌,是海内共同看到的。东方将吏,不分愚智,都知道不可进行抵抗。唯有周瑜、鲁肃,浅陋不能理解。今天归顺,是我真实的意向。交战那天,我是前部,一定会临机变化。我效力就在近期,云云。诈降书所说,符合战前东吴大多数文武主降的实际情况,也符合曹操争取东吴归降的意图,博得了曹操的信任。曹操对黄盖信使说如果不是诈降,那么黄盖会受到超过前后所有爵赏的重赏。

交战那天,黄盖调动蒙冲斗舰10艘,装满柴草,灌注鱼油用红幕布遮盖住,船上插着旌旗、龙幡,又调集部分走舸,拴在大船后面。当时东南风刮得很急,10艘蒙冲斗舰驶在最前方,行到江心,一齐扯满舰帆。

黄盖举火把为号,通知诸校,令兵士齐声大叫:投降来啦!曹军人员都出营观望。黄盖在离北军2里多路时,令各船同时点火,船上人员撒至走舸,火烈风猛,来船如箭,扑向北船,浓烟涨满天空,烧毁北军船只,火焰窜向岸上营寨。

周瑜见火起,率领轻装的精锐部队,在黄盖船队后面,擂鼓大进,刘备军也从北岸向乌林前进。孙、刘联军在乌林与曹军展开主力决战。曹军在遭到奇袭后,营寨大乱,来不及组织有效抵抗,军中又流行着疫病,战斗力被削弱,人马烧死溺死无数,曹军出现大溃败的局面。

曹操使用大军于一个方向,尔后又密集于乌林,重犯了袁绍官渡之战部署上一线平推的错误,致使一遭火攻,全线溃败。当黄盖来投降时,本来应该按照受降如受敌的要求,严加戒备,以防意外,但是在麻痹骄傲思想下,轻信诈降,疏于戒备,以致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二、第二次连船:陈友谅——鄱阳湖之战

至正二十三年(1363年)七月二十日,朱元璋率舟师20万,在鄱阳湖康郎山水域与陈友谅60万(双方人数都有夸大)水军对阵。

面对陈友谅庞大的舰阵,朱元璋一面激励将士勇敢杀敌,一面观察陈军舰阵虚实,并剖析其弱点:“彼巨舟首尾连接,不利进退”,可以击破。于是朱元璋把水军战船分编为20队(一说11队),将火器、弓弩依次配置,“近寇舟,先发火器,次弓弩,及其舟则短兵击之”。

七月二十一日,双方战船开始在湖面交战。经过三天激战,陈友谅的水军战舰,被朱军两次用满载火药、草人的火攻船和各种火器,焚烧了数百艘,士卒伤亡大半,陈友谅之弟友仁、友贵及平章被烧死,骁将张定边中箭负伤。

陈友谅见连战皆败,不敢再战,准备退守大孤山。但因朱军控制罂子口,故陈友谅于二十四日晚收拢部队,就地转取防御。朱军虽然获胜,但朱元璋身历险境,几遭不测,并损折战将数十,伤亡士兵数万人,付出了重大代价。为控制长江上游,朱元璋也于二十四日夜率军移驻左蠡(在今江西都昌西北),同移舟泊于渚矶的陈军,暂处相持态势。

朱元璋在激迫陈友谅出战的同时,作堵截陈军突围入长江的部署:首先移师于湖口,命常遇春、廖永忠率舟师横截湖面;又令一部在长江南北两岸设置木栅,置火筏于江中;此外还派兵夺取蕲州、兴国(今湖北阳新)等地,控制上游要地,截击逃归武昌的陈友谅败军。

经过一个多月的激战,陈车战死和投降省甚多。困寸湖内的陈军,因运粮船都被朱军截获而军粮奇缺,饥疲已极,且归路又被朱军截断,无再战之力。陈友谅无计可施,不得不于八月二十六日,率楼船百余艘,向湖口方向冒死突围,企图经南湖嘴进入长江,退归武昌。当陈友谅率突围舰船驶至湖口时,遭常遇春、廖永忠所率舟师及江中火筏猛攻,只得慌乱奔逃;至泾江口时,又遭朱军伏兵截击,混战中,陈友谅中箭身死,太子善儿和平章姚天祥等被俘。

次日,平章陈荣等率5万余人投降,太尉张定边用小舟载陈友谅尸,并护卫其子陈理逃回武昌。至此,经过30余天的鄱阳湖决战,以朱元璋军大获全胜,陈友谅主力全部被歼而告终。

在武器装备上,陈军虽拥有数百艘巨型战舰,但是这些战舰的建造工艺都十分粗糙,“其舰以麻灰艌底,与两厢头尾不艌,……以致陈友谅船皆不及上(朱元璋)船之坚”,况且由江入湖后,大舰的优势即失。至于作战兵器,则朱军处于明显的优势。

朱军在作战过程中,使用了当时中国最先进的“火炮、火铳、火箭、火蒺藜、大小火枪、大小将军筒、大小铁炮、神机箭”等火器,开创了在水战中以“舰炮”轰击敌舰的先例。同时还为焚烧军巨舰的需要,临时创制了燃烧性火器“没奈何”。

这些火器品种多样,用途齐全:既能在不同距离上击毁、焚毁陈军战舰及其船具,使其丧失机动和战斗能力;又能发挥它们击杀、射击和烧杀陈军官兵,减杀其有生力量的作用。而陈军除大型舰船具有优势外,几乎没有新式兵器,始终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

在水战中,朱军还发挥小舰便于机动的优势,纵横游击于湖面,既能迅速占据有利阵位,猛攻敌舰,又能在敌舰围攻时互相救援,脱离不利阵位。相反,陈友谅仅凭舰大人多,结成不利于机动的舰阵,不仅攻战不力,而且两次被朱军用火攻焚烧,造成巨大损失,直至最后战败。

三、第三次连船:朱宸濠——宸濠之乱之焦舍决战

经过安庆之战,濠军“溃散者过半,然尚五六万人”,七月二十三日,濠军前锋抵达樵舍(在南昌北赣江左岸)。王守仁获悉立即按照“先出锐卒”,“一挫其锋”的作战方针,部署了兵力:令伍文定以正兵当其前,余恩继后;邢率兵绕出敌后;徐琏、戴德孺分成两翼夹击,采取了四面包围的歼敌阵势。

七月二十四日,濠兵乘风鼓噪而前,逼近黄家渡。伍文定余恩等佯败,诱敌追击。濠兵果然上当,趋利猛追,前后拉大了距离。这时,邢询从濠兵侧后急击,横贯其阵,濠兵遂败退。伍文定、余恩见濠兵败退,回兵追击;徐琏、戴德孺从两翼合势夹击。濠兵不知所措,遂大败。守仁军乘胜追奔十余里。

濠兵被擒斩2000余级,溺水死者以万计,士气大丧,有的偷偷逃跑。宸濠退至八字脑(今江西波阳西,傍鄱阳湖),亲自激励叛军,当先赏千金,受伤的给百两,并且尽调九江、南康守城兵前来参战。与此同时,建昌知府曾玙率兵至王守仁处。

王守仁考虑到,“九江不破,则湖兵终不敢越九江以援我;南康不复,则我兵亦不能逾南康以蹑贼”。于是,他遂派知府陈槐领兵400合饶州知府林城之兵,乘间攻九江;知府曾玙领兵400,合广信知府周朝佐之兵,乘间取南康。

七月二十五日,宸濠督兵全力反扑。开始由于风势不便,官军失利,死者数十人,稍稍后撤。这时,伍文定急斩先却者,又身先士卒,立于炮铳间,火焚其须鬓不移足,于是士卒殊死战。官兵复振,濠兵大败,被擒斩者2000余级,溺水死者不计其数,退保樵舍。

宸濠退至樵舍后,联舟为方阵,又就岸设立营垒,而且尽出金帛赏其部卒,准备再战。当时伍文定部与濠兵对江而军。

军中有人建议用火攻,开始伍文定没有答应,后来大家都赞成,伍文定遂暗中准备火攻器具,当晚就绪,即募得舟船40只,载以灌油的蒿草。当天乘夜从下游绕至濠舟后7里,埋伏起来。

二十六日黎明,火船齐发,乘风举火,官军随后进攻。顷刻间,火船到达宸濠营。宸濠兵船搁浅于淤沙,首尾相接,仓促之间无法开船,加之舟篷多竹茅,遇火即燃。当时宸濠正在早朝“群臣”,责备其中不效死的官吏,准备斩首。霎时烟焰漫天,直烧到宸濠的随船。

濠兵竞相逃命,焚溺死者不可胜算。官军乘势水陆夹击,濠兵大败。宸濠及其世子、郡王、仪宾并李士实、刘养正、刘吉、屠钦、王纶、熊琼、卢珩、罗璜、、丁馈、王春、吴十三、凌十一等数百人被擒;被宸濠执胁的王金、杨源、潘鹏、陈杲、郏文、马骥、白昂等亦被擒获。濠兵被擒斩3000余,落水死者3万余。

濠残兵数百艘四下溃逃,王守仁派兵四出追击,相继将其歼灭。陈槐、曾玙兵也攻复了九江、南康。至此,六月十四日起兵的宸濠叛乱,仅经40余日即被平定。

纵观这三次连船,无一例外的都是连船方都遭到致命惨败,如果说曹操连船惨败,尚情有可原。后来的陈友谅和朱宸濠,为何还要连船而战,难道他们未曾熟读《三国》?特别是朱宸濠之时,想必《三国演义》早已流传甚广。不知道朱宸濠面对一片火海,是不是有和曹操一样的绝望?

他们为何要连船?欢迎大家在评论区积极交流讨论!!!

(正文完)

如果有其他关于历史领域的话题或观点可以【关注】我私聊,也可以在下方评论区留言,第一时间回复。

展开全文
本文由作者【admin】发表,文章内容系本站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对其观点赞同或支持,文章的版权归该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本文地址:http://www.hbhanpu.com/post/13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