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同样推崇儒家学术,公孙弘与董仲舒,为何互相不和睦

两人同样推崇儒家学术,公孙弘与董仲舒,为何互相不和睦

公孙弘与董仲舒,两人在汉武帝时代同朝为官,向汉武帝刘彻推崇的同样是儒家学术,但却格格不入,最终结局两人也大相径庭。为什么会这样呢?今天给大家分析一下其中的原因。

关于董仲舒可阅读笔者的前期文章《董仲舒,用天来限制皇帝个人的私欲,汉武帝还非常遵从他》,关于公孙弘先简介如下:

公孙弘于四十不惑之年开始学习《春秋》杂说,并最终选择《公羊传》研习。先后拜专门研究《公羊》的博士胡毋生、以研究《诗》而闻名的辕固为师。

在后来汉武帝向众贤良发下制书策问天人之道时, 公孙弘在对策中强调天子须身正,为百姓树立信义。并提出“凭才干任官职,不听无用的意见,不制造无用的器物,不夺民时妨碍民力,有德者进无德者退,有功者上无功者下,犯罪者受到相应惩罚,贤良者得到相应奖赏”这八条治理百姓的根本方法。

公孙弘的对策没有得到主考官的赏识,并将他的文章排到末位交于皇上批阅,然而汉武帝看了公孙弘的对策后,觉得正合自己意愿,大加赞赏,将他的文章改列为首位,并亲自召见公孙弘,从此加以重用。

他可以说是大器晚成的典范,直到四十岁才开始读书,七十岁入仕并获得皇帝赏识,快八十岁的时候封侯拜相,人生最终以完美落幕。

一。两人同样向武帝推崇儒术

众所周知董仲舒向汉武帝推崇了,“天人感应,君权神授”、“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及“大一统”的整套儒家学术,不仅得到汉武帝的认可,大部分的理论还得到了实施。而且后来历朝历代的统治者,为了巩固其地位都极力尊崇这套儒家思想。

公孙弘于汉武帝元朔五年(公元前124年),提出并拟定了为“五经博士”设弟子员的措施,以及为在职官员制定了以儒家经学、礼义为标准的升官办法和补官条件。即主要是以“通一艺(经)以上”、“先用诵多者”为准,其中品级高的可任左右内史、太行卒史,品级低的也可任郡太守卒史或边郡太守卒史。

与董仲舒的整套儒家理论学术相比,公孙弘应该说是偏向实际操作型的,比较接地气。

二。两人风格不同,结局迥异

董仲舒是汉代首屈一指的儒学大师,治《公羊春秋》学独步天下,无人与其相比,对汉代儒学的复兴和发展曾发挥过不可替代的作用。但他为人耿直,处人与世方法,特别是怎样与皇上相处缺乏“手段”。导致最终遭人暗算,过早退出政治舞台。

晚年出道的公孙弘深通“官场之道”,而且做人比较低调、圆滑,既得皇上赏识,也为老百姓做了些好事。

如他将边境百姓的疾苦放在第一位,多次提出罢西南夷、苍海郡工程,终于得到武帝同意;他认为酷吏行事过于残忍,如果任用酷吏担任郡守之职,势必对待百姓不仁。因而反对汉武帝提拔酷吏宁成为郡守;他还在兴办中央官学、官员考核制度及选聘人才方面提出了不少好的建议等。

但是,公孙弘的性格特征是气量极其狭小,他根本无法容忍有人比自己在某些方面要强的现实。他知道学术理论上远远比不上董仲舒,就玩起了政治手腕。他想用借刀杀人之计陷害董仲舒,乘汉武帝为其骄横狂悖、凶蛮残忍的胞兄胶西王犯愁之机,假装好意推荐董仲舒去当胶西王的国相。

这条计策还有一箭双雕的作用,一是可以借胶西王的屠刀,取董仲舒颈上的人头;如果第一个目的达不到,至少还能让董仲舒远离中央朝廷。好在后来胶西王认为董仲舒名气太大,没有过多为难他,更没有伤害他,而董仲舒也有自知之明,看出公孙弘的险恶用心,以生病为由辞职回家了。

排挤了政敌的公孙弘后来被汉武帝一直重用,不仅成为西汉建立以来第一位以丞相封侯者,为西汉后来“以丞相褒侯”开创了先例;而且做了六年丞相,直到近80岁高龄才死于任上,可谓善始善终。

三。两人不同结局给人的启发

启发一,在封建官场上混日子,光有满腹经纶、理论水平高还不够,知识分子的耿直、直率、不会拐弯往往是其最薄弱环节,对自己的发展前途不会有多大好处,有时还会带来不幸,如董仲舒那样;

启发二,要远离那些对领导阿谀奉承;对同事造谣中伤、阴谋陷害;善于拉帮结派的官场“小人”。像公孙弘那种人。

干工作要做到认真做事、坦诚做人。仕途才能前程似锦。

本文由“老wu侃国学今用”原创,欢迎关注,共同学习,共同进步!

展开全文
本文由作者【admin】发表,文章内容系本站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对其观点赞同或支持,文章的版权归该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本文地址:http://www.hbhanpu.com/post/11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