汲黯曾犯颜直谏矫诏擅权但汉武帝却认为其为社稷之臣

汲黯曾犯颜直谏矫诏擅权但汉武帝却认为其为社稷之臣

如果用三个字来评价汲黯的为人特征,那就是:忠、正、直!

汲黯的忠,是汉武帝能长期忍受他的原因

汲黯入仕是因为父荫,所以从学问角度,他远远不如公孙弘之流,从专业技能角度,也远远不如张汤之徒,从亲缘角度,他也没有田蚡的身份。他之所以能立足朝堂,受到汉武帝的尊敬,最大的理由就是他的忠诚。

汲黯的忠诚跟一般的愚忠不同,他是发自内心的忠,所以往往直击本质。比如,他两次抗旨行事,汉武帝对此都无话可说。

第一次

越人与

瓯越

人发生战争,汉武帝不放心,派汲黯去视察。汲黯没到目的地,就打道回府。回来后他对汉武帝说:

“越人相攻,固其俗然,不足以辱天子之使。”这个方式让人看起来有些难以理解,

既然你是这个观点,为什么出发前不说?要是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恐怕逃不掉汉武帝的暴虐,因为是汲黯,汉武帝一声没吭。

汲黯

第二次是河内郡发生大火灾,烧了一千多户,汉武帝派他去视察。汲黯更让人无语,他半路改道,跑到河南郡去了。回来对汉武帝说:“

家人失火,屋比延烧,不足忧也。臣过河南,河南贫人伤水旱万余家,或父子相食,臣谨以便宜,持节发河南仓粟以振贫民。臣请归节,伏矫制之罪。

正事不办,反而越厨代庖,甚至矫诏放粮,严格来讲,不光是欺君矫诏之罪,还违反了擅权之罪,随便哪一条都够杀头!汉武帝同样一声不吭。

汉武帝为何对他这么宽容,因为他很清楚,汲黯这是“忠君之事”!大臣的忠,不是迂腐的表决心和死板的顺从,最高层次的忠,要替皇帝排忧解难,让君主受拥戴。汲黯虽然矫诏,无疑帮汉武帝解决了问题,尤其河南之行,功劳都是汉武帝,他能不理解汲黯的这份忠心吗?

刘彻

汉武帝曾经对汲黯有一个评价:

“古有社稷之臣,至如黯,近之矣。”

啥叫社稷之臣,就是能对社稷扶危济难的人,这种人的忠心,常常是贫贱不屈、威武不移!这才是汉武帝心目中的汲黯,而不是东方朔这样的玩偶!

假如汉武帝突然病危,他需要为太子立辅政大臣,我敢说,汲黯绝对是他的第一人选!

汲黯的正,受到臣僚的普遍尊敬

淮南王刘安在谋反前,曾经对朝中大臣做了挨个分析,希望找到可以拉拢的人。说到丞相公孙弘,刘安认为,拉拢他就跟摇下几片树叶一样简单。说到汲黯,刘安探口气说他是

“守节死义,难惑以非”

。汲黯的正直,根本没办法动摇!

汲黯的

正”主要表现在对人看品行,不趋炎附势,对事看大局,不考虑个人利害得失!

比如对权势熏天的田蚡和卫青,别人都行跪拜礼,生怕不够恭敬。汲黯从来腰杆溜直,只垂手打恭。有人劝他改变一下,也学着溜须,汲黯一瞪眼,我行我素。相反,他却对郑当时、灌夫等官场失意之流,却表现出自始至终的恭敬。

汲黯处事从不掺杂个人利益,所以他往往毫无顾忌,虽然很刺耳很难听,但是没人能否认他的人品。汉武帝经常骂他“愚”,但又不能不用,只有汲黯这样的人,才能不跟他绕圈子、溜弯子

,直击事件本质。

公孙弘

身正之人鬼都绕着走!汲黯的正,让奸猾之徒胆寒,宁愿躲着他,绝不敢惹他,连汉武帝都怕他三分。汉武帝可以躺着接见公孙弘,可以不戴帽子见卫青,可以穿便装见张汤,但是见汲黯不行,必须衣冠整齐,否则宁可躲得远远的!

汲黯的直,让奸诈之徒痛恨而又胆寒

汲黯的直,直到有点“憨”,又有点“愚”,直到让人抓狂!他从来不管对方是什么人,也不管什么场合,只要他认为不对的,劈头盖脸一顿斥责!

公孙弘和张汤都吃过他的亏!

张汤最擅长奉迎汉武帝,他办案从来都是以汉武帝的口味为标准,想方设法歪曲法律,以迎合汉武帝。有一次,汲黯当堂发难,指责张汤:

公为正卿,上不能襃先帝之功业,下不能抑天下之邪心,安国富民,使囹圄空虚,二者无一焉。非苦就行,放析就功,何乃取高皇帝约束纷更之为?公以此无种矣。

”接着汲黯又一棍子打死一群人,他说:

“天下谓刀笔吏不可以为公卿,果然。必汤也,令天下重足而立,侧目而视矣!”

把张汤等人弄得狼狈不堪!

张汤墓

公孙弘比较狡猾且阴险,连汉武帝都经常被他玩弄于鼓掌。不幸的是,他碰上了汲黯!有一次汲黯当着满朝大臣,公然指责公孙弘:“

弘位在三公,奉禄甚多,然为布被,此诈也。

不光对同僚直得让人害怕,就连对汉武帝,他也直得让人发抖。有一次朝会,汉武帝正大肆征招贤良方正,他很得意,正准备为他的宏大计划发表长篇大论,汲黯不知趣地打断他:

“陛下内多欲而外施仁义,柰何欲效唐虞之治乎!”

汉武帝顿时被雷击了一般,整个朝堂一片鸦雀无声!汉武帝回过神来,脸色大变,气得一句话说不出来,转身跑了,一场朝会不欢而散!

历史上恐怕很难找到一位大臣,敢用这样的语气,用如此“刺激”的话语对皇帝进谏了!更何况他面对的是大独裁者汉武帝。更让人来气的是,他这种说法,其实是扣大帽子,明显对人不对事!估计那一刻,所有的大臣都恍惚了:到底谁是皇帝!

汲黯能生存于朝堂,也验证了汉武帝的“明”

汲黯这样的大臣,其实是很难立足于复杂的政治圈的,可是他不但站住了脚,还曾经位列九卿!虽然也曾经被汉武帝打发到地方工作过,但总的来说,汲黯的政治待遇一点不差。

虽然汲黯自己不满意,他曾经酸溜溜地对汉武帝说:

“陛下用群臣,如积薪耳,后来者居上”。

汲黯

不过说实话,像他这种性格,能容忍他的皇帝没几个。事实上,汉武帝不光容忍汲黯,还在不断保护汲黯。不说汲黯几次矫诏,多次顶撞汉武帝,就说他把公孙弘、张汤、田蚡等人往死里得罪,这些人动动手指头就够他喝一壶!为什么汲黯能安然无恙呢?汉武帝的保护嘛!

汲黯其实是典型的孤臣,毫无政治势力,也没有任何政治靠山,若没有汉武帝做支撑,他的下场会很悲惨!

这就是汉武帝的明君气度!虽然很暴虐,但在大是大非上,汉武帝看得很清楚,一点不糊涂,还能克制自己的情绪,给汲黯创造了生存空间,这一点真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

展开全文
本文由作者【admin】发表,文章内容系本站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对其观点赞同或支持,文章的版权归该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本文地址:http://www.hbhanpu.com/post/1120.html